楊衍忠:生命的絕唱

分享到:
2015年07月26日 12:29:03 來源:江西日報

導語:楊衍忠同志為江西瑞金人,原物化探高級工程師,1966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,1994年因病提前退休,2014年5月20日因病不幸逝世。自1956年7月參加地質工作以來,他常年在野外從事物化探找礦工作,先后承擔多個國家級、部省級重大找礦項目,榮獲原地礦部找礦成果三等獎、江西省地礦局找礦成果一等獎。退休后,楊衍忠同志帶病堅持工作20載,以每年編寫30萬字的速度與時間賽跑,精心編寫了近600萬字的地質資料信息卡片,無償獻給江西省地礦局贛南地質調查大隊、獻給國家、獻給黨,為黨和人民留下了寶貴的物質和精神財富。

楊衍忠生前伏案工作。 袁贛湘攝

  一位老人最后的13天

  2014年5月7日。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在家人陪同下,來到贛州市肺科醫院。這是老病號,醫生都認得他:省地礦局贛南隊77歲高級工程師楊衍忠。

  醫生為他作檢查:體溫37.8℃,體重37公斤。呼吸困難,生命體征極不平穩。

  住院第8日,老楊忽然要妻子胡香嬌為他拿來紙和筆,手雖然在顫抖,但眼神異常堅定,幾行顫顫巍巍的字,讓老伴有些始料不及——

  “我身體很不理想,我擬編的《江西南部地質、物化探找礦文稿》已基本完成。我要將這600萬字、幾百張圖無償獻給大隊、獻給國家、獻給黨。這次可能是我為地礦事業奉獻最后的力量。”

  寫完已是中午12時,老楊交給老伴,要她馬上送給贛南隊隊長鄭繼忠。老伴離開醫院不多久,就接到了老楊的電話,問她送到隊長手上沒有,老伴說,隊長不在家。13時許,老楊又打來電話,詢問結果。老伴安慰他說:“別急啊,等你病好了,你親手送給鄭隊長,不更好嗎?”

  老楊不依不饒,13時30分,又給老伴打電話,一定要她完成任務。

  第二天,已經收到老楊遺囑的鄭繼忠帶著工會的同志來到醫院慰問老楊。來人一走,老楊松了一口氣:“這下我沒有遺憾了。”

  老伴安慰他:“你胡說些什么!你整理的這些東西,大部分是初稿,還要等你病好了定稿呢!”

  但老楊似乎沒聽清老伴的話,進食越來越少,話越來越少,更沒有留下第二份遺囑。5月20日,他永遠地閉上了眼睛。

  一名黨員的莊嚴承諾

  5月26日,省地礦局黨委作出《關于開展向楊衍忠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》。6月5日,贛南地質調查大隊舉行簡樸、隆重的《文稿》捐贈儀式,向楊老家屬頒發捐贈證書。

  時光倒回到49年前。1965年,28歲的楊衍忠,寫下了這樣一段話——

  “我愿意用100%的時間去為黨工作,只要能力上所能及的我就要全心全意去做。但是,我只恨自己能力太小了。去年12月28日,我向黨遞交了申請,作為今后努力的方向,自今以后,無論干什么事情,說什么話,考慮什么問題,都要以一個黨員的高標準去嚴格要求,都要以黨的事業為重,決不能有私心雜念,決不能考慮自己!加入黨,并不是為了個人的得失和高人一等,要永遠跟黨走,使自己永遠進步,明確方向,一輩子誠誠懇懇為人民服務。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到底,這是我一生的唯一任務。”

  半個世紀后,已是77歲的楊衍忠,仍然沒有忘記當年的承諾:“黨和國家培養了我,我就要用生命回報黨、回報地礦事業,我再也不能去野外找礦了,但我可以為后人做一塊‘鋪路石’,為黨和國家的地礦事業奉獻一生……”

  楊衍忠的家很簡陋,兩室一廳,只簡單地粉飾了一下墻面,裝了一下地板,家用電器還是兒女買給他的電視機,坐的還是上世紀90年代的木椅,客廳里的壁柜、臥室里的大衣柜,堆的全是資料。資料越堆越多,床鋪下、木沙發下,幾乎每個角落,都是一沓沓地質資料、地質圖紙和筆記本。他的房間儼然成了一間地質資料室。

  在這里,我們仿佛看到了楊老退休后20載的堅守、編寫9套近600萬字《文稿》的生活軌跡。翻開他泛黃的檔案簡歷,我們似乎能感受到他的一腔赤誠——

  “要為黨和國家的地礦事業奉獻一生。”從參加工作的那天起,楊衍忠就下定了這個決心。作為一名共產黨員,他在野外從事找礦工作時,先后承擔過《南嶺地區地質找礦成礦預測大普查》、《江南地軸多金屬成礦預測》等多個國家級、省級找礦重大項目。1994年,經楊衍忠優選三次的兩項物化探異常查證,均取得顯著找礦成果:安遠園嶺寨中型以上鉬礦的發現及大龍——淘金灣25條金礦脈的發現,為1995年跨世紀重點勘查項目的立項和散金礦的開發,提供了重要的資料依據。

  退休不“褪色”,斗志更旺盛。退休后,楊衍忠開始新的“長征”。“我參加工作以來,花了很長時間收集齊全了南嶺山脈6個省的地質、水文、礦產、物化探資料,并且把當年冶金、核工業、有色和多個地質隊及省地礦局科研所等部門近80年的地質資料收集起來,是幾代找礦人的智慧結晶。如果不能把這些資料編撰成一套完整的文稿,用以指導后人進行地質找礦就是浪費。作為一名老黨員,作為一名物化探高級工程師,我有責任把收集到的珍貴資料做進一步的研究整理,給后人提供一些找礦信息。”楊衍忠毅然決定,退休后要把這幾十年來收集的地質、礦產、物化探資料重新整理匯編,編撰一整套《江西南部地質、物化探找礦文稿》。

  回憶起父親,楊衍忠的女兒楊燕萍感慨萬千:“記得填報大學志愿時,父親執意要我填報長春地質學院,當時我很不理解。現在想想,原來他是想讓我繼承他的事業,為黨和國家的地礦事業作貢獻啊!”

  “父親跟我們兒女交流不多,在家三言兩語,在外打電話言簡意賅。”楊燕萍說:“清楚地記得有那么幾次父親主動打電話給我,是在我大學快畢業、參加工作、入黨時,尤其是在我準備入黨的時候,父親特別興奮,連說了好幾聲‘好!好!好!’,一再叮囑我要認真寫好思想匯報,填好入黨申請書,今后做一名合格乃至優秀的共產黨員。”

  一位紅軍后代的傳承堅守

  “這幾天學習了中國共產黨史,更進一步了解黨的歷史,黨經過無數次的艱苦奮斗,證明黨的光榮正確與偉大。今天勝利的得來是不容易的,無數革命先烈為革命犧牲流血。我們青年一代,應該學習革命先烈的高貴品質,繼承黨的事業,努力學習,努力工作,全心全意為人民工作。”

  楊衍忠很勤奮,勞動之余或學了什么,總會記下一兩句體會。在地質隊,沒有人知道他母親是紅軍,但紅軍精神在他身上卻得到了傳承。

  “在使用儀器設備中,要十分的愛護與小心,決不損壞了儀器設備和丟失任何零件。在使用工具、材料當中,要特別注意節約用料,節新利舊,能用半個的,決不去用一根!

  在平時用紙張、用電、用水等各方面,也要盡量注意節約。在個人生活與經濟開支方面(包括教育家庭在內)也要緊縮開支,沒有被單,棉絮也可以;沒有絨衣,絨褲,多穿一兩件舊衣服也可以,沒有新褲子,穿老的,補了的也可以,沒有好蚊帳,用舊的,爛的補一補也可以。”

  “回想起過去的苦,想到今日的甜,沒有任何理由不搞好工作。我應該永遠聽黨的話,把工作搞好,只有這樣,才對得起黨,對得起先烈們,對得起自己的家庭。”

  “楊博士”、“活地圖”,是同事們給楊衍忠起的外號,因為他知識水平高,記憶力強,筆頭快。如果說這是客觀因素,那艱苦奮斗、自力更生,則體現在了他工作和生活的點點滴滴之中。

  搞物探找礦的都知道,別人不走的路,他們要走:在地圖上標一條線,就必須順著這條線去走,即使野獸都不敢走的路,他們都必須走過去。

  今年66歲的同事唐俊告訴記者:“從1956年參加工作到1994年退休,難以想象楊衍忠是怎樣走過來的。我曾跟他工作過一段時間,有一次為了完成一條線的物探作業,我們一組三個人早晨五點鐘起床,一直工作到天黑,晚上九點多鐘才回到住地。當時我們每個人身上都背了幾十個礦樣,我盡管比楊老小十多歲,但感覺特別累,但楊老不僅時時處處工作在前,而且回來后及時收集當地的地質、物探、水文、礦產等方面的資料,為打開工作局面起到了‘排頭兵’的作用。”

  說起往事,唐俊仍記憶猶新:“楊老被單位請回來工作后,1996年四、五月份,我們到贛縣桃江居龍灘大壩選址現場工作時,楊老患了嚴重的痔瘡,經常大量出血,上衛生間往往要幾十分鐘。為了完成任務,他就穿上他妻子用棉布做的五六層的‘尿布’堅持工作,這種工作狀態是常人難以想象的。”

  工作時是如此,在家編寫文稿時也是如此。

  “兩盞青燈,一副愁腸”。生前的楊衍忠的相貌,像極了鄭板橋的自描畫,他身材瘦弱,身高不到1米6,體重只有八九十斤,臉上的顴骨很高,臉色暗紅,一雙眼睛又大又暴且布滿血絲。可他一手拿放大鏡,一手握圓珠筆,筆與眼神都堅定地停留在紙上,幾乎到了癡情和忘我的境界。

  穿的用的,他不在意。妻子胡香嬌說:“老楊從來不注重穿著,一件棉襖穿了20多年,袖子破了還穿在身上。因為身患重度肺氣腫,平時呼吸不暢,為避免穿衣脫衣時的麻煩,他的衣服幾乎每件都剪掉了領子,全然不顧外在形象。1970年,我到他單位時,看到他的蚊帳因破洞太多貼滿了膠布,連蚊帳本來的顏色都看不清了。”

  吃的,他不講究。楊衍忠的二兒子楊華明說:“父親對飯菜從不講究,一日三餐經常簡單地以饅頭、包子、紅薯等充饑。為了強迫自己吃東西以增強體力,他經常在飯菜中加不少的醋或醬油,讓飯菜味道更重些。記得我讀中學時,因為父親病多,蒸藥時與飯菜一起蒸,感覺吃飯就像‘吃藥’一樣。當時還不理解,現在才深深領悟到父親的艱苦奮斗情懷。”

  寫的,他立足自我。楊衍忠的三兒子楊衛民說:“父親退休后專心在家寫文稿,盡管病魔纏身,但他依舊執著堅守,拒絕了大隊為他配備助手。他經常叫我和母親買紙、買筆,20年來寫壞了數百支圓珠筆、鋼筆,用去了數百斤紙張。有時紙沒有及時買來,掛歷背面、藥品說明書空白處等,就派上了用場。”

  老楊的女兒楊燕萍對記者說:“父親生前有很多病,雖然去醫院治療有報銷,但他總是以吃藥為主,總是說能為國家省一點就省一點。這幾年,父親總是不愿意去參加單位組織的體檢,他說要是體檢檢查出什么其他大病來,肯定要在醫院折騰好久,不僅要讓家里人照顧,而且要花不少錢。”

  一名斗士的生命絕唱

  老楊打小身體不好,在瑞金讀中學時,雖然成績在全縣名列前茅,但因為得了肺病,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。后來,因為他品學兼優,縣里直接保送他參加了工作。進入地質隊后,“有些時候感到胸口陣陣悶痛,更可怕的是有時竟吐出帶血的痰……我真擔心自己得了什么病。”有一個晚上,他在煉油燈下悄悄寫道,“我想將自己的情況向領導講一講,但想起焦裕祿、彭加木等同志來,又使我打消了這個念頭。”

  “爸爸進入昏迷后,叫他他不應。”大兒子楊忠明說,“我就湊近他耳朵說:‘爸,你快醒過來,那些文稿還等你去定稿呢。’聽到這話,爸爸的眼睛突然睜開了,放著光。”

  楊衍忠編寫的《文稿》長達600萬字,外加地質草圖和信息卡片,這需要何等意志去支撐一位耄耋老人完成他的心愿?這需要何等毅力去實現他的夢想?

  走進楊衍忠家,傾聽楊衍忠家人的回憶,記者從他生前編寫《文稿》的幾個特點中,分明看到了他堅韌不拔、頑強拼搏的崇高精神境界。

  資料多。楊衍忠家里空間本來就不大,還被他的《文稿》和資料塞得滿滿的。對此,妻子胡香嬌頗有微詞,抱怨家里連放一件衣服的地方都沒有。而楊衍忠說,這些地質資料比他的生命還重要。家人說,楊衍忠生前很少出門,一心撲在文稿上,即使過年過節家人出門吃飯也不參與,兒女回來了他打個招呼繼續寫文稿,單位領導、同事前來看望慰問他,同樣打個招呼繼續寫文稿。這,盡管顯得有點不近人情,但對地礦事業的忘我和癡情分明可鑒。

  藥多。在楊衍忠房間的桌子上,堆滿了藥盒。妻子胡香嬌形象地說:“老楊生前身上十個孔,有七個都壞了。”原來,生前楊衍忠眼睛花了,鼻子、嘴巴因肺氣腫呼吸不暢,痔瘡經常發作……大兒子楊忠明說:“今年以來,父親的身體已經很弱了,吃什么都索然無味,為了有力氣寫資料,他讓母親做饅頭,蘸著醬油和醋逼著自己吃。直到他入院的那一刻,他還在伏案整理文稿。在醫院,醫生給他做了全面檢查,發現他還有肝硬化,這種病疼起來要命,可他從來沒跟我們提起過哪里疼,硬是自己咬牙扛下來。”

  床一頭高一頭低。由于身患重度肺氣腫,楊衍忠把床“特制”成高差20厘米,只有這樣他喘氣才會順當。一臺呼吸機就放置在床邊,以便不時之需。寫文稿時,他一直喘著粗氣,不停地咳嗽吐痰,寫十幾分鐘,就斜靠在床上稍加休息,披衣再戰!

  妻子胡香嬌給記者講述了楊衍忠生前寫文稿的一個細節——楊衍忠的房間與妻子和孫女的房間對門,打開門窗可通風透氣,有助于楊衍忠呼吸。因為擔心影響妻子和孫女休息,妻子和孫女睡覺前,他就讓她們把門關上,他自己強忍著病痛寫文稿,等她們睡著后,他再把她們房間的門輕輕推開。

  堅韌不拔,令人崇敬;頑強拼搏,令人動容。

  省地礦局黨委在《關于開展向楊衍忠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》中指出,楊衍忠的事跡集中體現了共產黨人鞠躬盡瘁、死而后已的精神境界,集中展示了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現實追求,集中呈現了地質工作者以獻身地質事業為榮、以艱苦奮斗為榮、以找礦立功為榮,以及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戰斗、特別能忍耐、特別能奉獻的價值追求。

  一名科技工作者的無我境界

  600萬字的找礦文稿,字字句句都是老楊的心血,是一名科技工作者的絕唱。地礦專家說,這些文稿,估計可提供幾百處找礦信息,可能給黨和國家帶來巨大財富,可謂“無價之寶”。

  對待這些文稿的態度,老楊“道是無情卻有情”。“當初很多人不了解我爸爸為什么這樣做。我們也不理解。”大兒子楊忠明說,“憑他的技術,入股哪個礦,都會有豐厚的回報。也有很多挖礦的老板找我爸爸入股,或要購買他的資料,都被他拒絕了。不少人說‘你家守著個金礦不挖,可惜啊’。”

  老三楊衛民的妻子三年前患上重癥,全家人傾力救助,醫療費花去了幾十萬元,至今,全家還欠了10多萬元。老伴對老楊說:“你真是傻,賣點資料給礦老板,賺點錢好還債啊。”老楊兩眼一瞪,對妻子說:“你這思想要不得!”

  老伴回憶:“我與老楊結婚50多年,頭30年,他一般都不在家,很少回家過年,四個兒女出生時,他都不在身邊。直到1991年,我才和孩子們搬到贛州來,和他住在一起。他常常對我說‘我對地礦事業的貢獻,有你的一份功勞’。”

  同事梁啟光說:“我今年80歲了,與楊衍忠同事18年,有一件事我現在仍然印象深刻。那是我和老楊在全南找礦時,大隊登記簿上沒有看到鈷源歸還的記錄,老楊二話不說,只身進入鈷源庫找出了鈷源。要知道,鈷可是一種放射性強的元素,人接觸后受傷害的可能性大。事實上,找出鈷源后的一年多,老楊的右手明顯不如以前好使了。”

  同事張祖林說:“退休后,盡管老楊忘我地投入到文稿編寫工作中,但每逢節假日,他都會給我們這些老同事打電話以示問候,他總是說,大家都健康,我就高興。記得前幾年禽流感發生時,他又特意打來電話,叫我們不要逛禽類市場,雖然我們也知道這回事,但他的提醒讓我們十分感動。這件事雖小,但足見老楊的愛心。”

  同事的妻子霍培蘭說:“我丈夫王海忠是楊老的徒弟,前些年因肝硬化去世了。記得我丈夫去世的那個晚上,我家親戚朋友都不在身邊,后事料理一時不知所措。這時,我半夜打電話給楊老,楊老從床上爬起來,叫上兒子,馬上就趕往贛縣醫院,幫忙料理后事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離開。當我一再表示感謝時,楊老卻說,這是應該的,誰家有困難都要幫,你一個女人處理這些事情,多難啊。我現在真心地想替我丈夫說一聲,做楊老的徒弟,真是一生的幸事!”

  鄰居楊淑寬說:“楊老可是救了我一家兩條命啊!——我們一家是從河北搬到江西來的,開始時人生地不熟。16年前的一天,我丈夫患有心臟病突然倒地不起,楊老聽說后馬上拿出速效救心丸喂到我丈夫嘴里,并叫他兒子把我丈夫送到醫院,及時搶救了過來。5年前的一天,我突發急病,楊老同樣及時伸出援手,讓我‘撿’回了一條命。現在,我80歲了,我丈夫79歲了,生活中常常念著楊老的好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巍巍青山,默默矗立;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帶著對黨和國家的無限熱愛,帶著對地礦事業的無限深情,帶著對家人同事的無限眷戀,楊衍忠走了。

  斯人已逝,精神長存。有人說,地礦人挖的是有形的礦,而他們本身就是一座座“精神之礦”。楊衍忠在留給我們一套地礦資料《文稿》的同時,更為我們留下了一座“精神富礦”,激勵著我們在實現中國夢、江西夢的征程上奮勇前進。

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:0797-2557296

a级黄韩国电影免费_免费网禁呦萝资源网_国产呦萝小初合集密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