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父愛

分享到:
2017年10月19日 11:43:29

□鐘燕林(黨史辦)

在我的印象中,父親是個很嚴肅的人,而且是個完美主義者。他對我的要求特別嚴。只要稍有失誤就可能遭來他的批評,而幼時的我很粗心,因此免不了受他的訓斥。小時候,我把換洗的衣服、鞋子亂扔,父親看見了,發火了,大聲地說:“你都10歲了,連東西都不會整理,你還能干什么?”這話令我羞愧不已。有時他看到我的字寫得歪歪斜斜的,臉色馬上就變了,一把奪過我的本子把它撕掉,厲聲叫我重寫。他也很少表揚我,記得我在小學五年級時的期中考試中得了第一名,父親參加完家長會后,我興沖沖地問他:“歐陽老師表揚我了嗎?”沒想到,爸爸的臉色很是難看,嚴肅地說:“老師說你很粗心,經常牛頭不對馬嘴!”我失落極了,但仔細想想,覺得老師是對的,以后就更認真了。在父親的嚴格要求下,我的成績一直還算不錯。

后來,我去外地學習、工作,每次從外地打電話回家,都是爸爸先接電話,簡單說兩三句后,他就說:“叫你媽跟你講。”如果媽媽不在旁邊,他就說:“出門在外要細心點,不要丟三落四的。”說完就撂下了電話。有一次,我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受到了委屈,打電話回家向媽媽訴苦,講了幾分鐘后,父親在旁邊聽不下去了,他一把奪過電話,嚴肅地說道:“你已經是成年人了,怎么這點擔當都沒有!整天埋怨別人,推卸責任有用嗎?”我雖一時語塞,但覺得父親說的很有道理,就重新振作精神,投入到工作中去。因為父親對我比較嚴厲,懵懂無知的我并不喜歡父親,反而覺得他對我過于苛求,甚至不近人情。于是我常常羨慕別人有個疼愛他的父親。直到后來,我才改變了這個看法。

前年暑假的一個傍晚,父親去朋友家喝茶了,我和媽媽正在洗碗,突然接到堂哥的來電,電話那頭人聲嘈雜,聽了半晌,才聽到堂哥的一句話:“你們快出來,叔叔被撞了……”我頓時懵了,媽媽一聽,嚇得放聲大哭,我趕緊推出摩托車,帶上媽媽來到事故現場。馬路邊已經圍了很多人,我和媽媽飛奔過去,只見父親被人扶著,坐在一個凳子上,褲子已經擦破了,手掌上全是血,父親看見我們,苦笑了一笑:“我的腿受傷了,走不了路了。”我頓時慌了神,雖到而立之年,這種場面還是第一次遇見,怎么辦呢?幸好旁人早報了警,也叫了救護車,不一會兒,警察和醫生都趕來了,警察把肇事司機帶走了,我們把父親抬上了救護車,朝人民醫院奔去。

經過檢查,父親的股骨已經骨折了,必須要做手術固定,而且還可能面臨股骨頭壞死的危險。這個診斷,猶如晴天霹靂般打擊著我們,父親安靜地躺在推車里,不住地嘆氣:“以后我不會掙錢了,成了廢人了!再也幫不了你們了!”我和妹妹在旁邊安慰他:“爸爸,我們都長大了,我們會贍養你的……”可父親還是搖搖頭,眼里溢滿了眼淚。

接下來的日子,父親忍受了非人的痛苦,但他沒有喊過一聲疼,訴過一句苦。工友來看望他,他仍談笑風生,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。此刻的我,也被父親身上的那堅毅的品格激勵著。

父親做手術的日子很快來臨,我的心中很是不安,替父親的傷情擔憂,父親好像發現了我的緊張,他用冰冷的手緊緊地握著我的手,擠出一點笑容,低聲地說:“沒事的,你們在外面等我。”手術室的大門關上了,我又變得局促不安,一遍遍地在走廊上走著。此刻,我眼前突然回想起父親在澤覃鄉的大山里挖筍的情景:父親挑著一百多斤的竹筍,在崎嶇的大山上攀登著,山嶺很陡,擔子很重,父親每走一步都很吃力,但又是那么穩健,汗水打濕了他的衣衫,他全然不顧,只想著多挑些竹筍籌備孩子的學費呀!父親不高大,也不強壯,可他卻撐起了整個家……淚眼朦朧中,我還想起了烈日下,父親在電桿樹上接電線;寒風中,他在鄉道奔忙的身影。就在那一刻,我對父親所有的怨恨、誤解煙消云散,唯余滿懷的敬意和親切。也就是在此刻,我找回了那深沉而細膩的父愛。

如今,父親已經痊愈,雖然腿腳沒有那么麻利,但他還是像從前那樣忙碌著。看著父親那奔忙的身影,我知道,作為一位電工,他是盡責的,作為一位父親,他更是稱職的。于是,我在心中一遍遍地默念:一定要好好孝敬父親,讓他安享晚年!

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:0797-2557296

a级黄韩国电影免费_免费网禁呦萝资源网_国产呦萝小初合集密码